公告:建议使用 谷歌 火狐 猎豹 夸克 浏览器 看视频更快捷,免屏蔽!
每日更新好看的影片在线视频

【兰指纤纤】(02)【作者:悉尼夜月】

时间:2019-06-13 12:00:44 分类:古典武侠
字数:30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第二章初见

  这时候有脚步声响起,还伴随着一阵若有若无的香味。柔柔连忙扣头到地上,大声说道:「属下办事不力,请公主责罚!」

  「柔柔快点起来,本宫不怪你。」兰公主把柔柔扶起来,柔声说道。

  「没想到飞燕步,采莲词和围棋,都没能让太子动心,使属下无法度上红尘引,无法按计划完成任务。」

  兰公主坐到宝座上,微笑着说:「柔柔不用自责,师父常说,世象变化万千,总有迹可寻,唯有人心,难以计算,太子毕竟是天纵之才,怎可能这么容易便入了我们圈套?」

  柔柔想了一下,犹豫着说:「公主,太子说……」

  兰公主却以手势阻止了柔柔的话:「本宫知道了,这一晚上柔柔累了,下去歇着吧。」

  在柔柔告退后,有一小丫环进来禀告:「启禀公主,哈哈大师使人传信,后日子时会在护国寺为先皇上和皇后超度,请公主务必准时到达。」

  「知道了,下去吧。」

  兰公主走到窗户边,看着窗外的一轮明月,思绪却飘到那一年初见……
  那一年的幽谷,花开正好月正圆,柳絮纷飞,小小的司马兰坐在树下拨弄琴弦,轻启朱唇,唱得正是采莲的乐府词。沉浸在乐理中的兰公主,并没有注意到有少年驻足倾听,还带着满脸幸福的表情。曲罢,少年鼓掌叫好:「好,好,好,绕梁三日,使人三月不知肉味。」

  小人儿却「霍」得一声站起来,柳眉倒竖:「哪里来的野小子,敢偷听本公主弹琴?」

  唉,真是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……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童鞋们,当,当,当,肉戏来了,不
要眨眼哦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这一漫漫长夜终于过去,正是艳阳高照的好时光。与京城遥遥相对的北边的另外一座宫殿里,却有丽人倚栏独立,望着京城方向,愁思不断,娥眉紧锁:「不知道父亲和母亲大人身体可还安康,千机宫办事可还妥贴,应该无人发现吧?」
  突然从身后伸来一双大手,美人回头正欲挣扎,樱唇却被大嘴封住,丁香小舌也被挑逗着与大舌共舞。良久,唇分,有一促侠声音从头顶传来:「莫非昨晚爱妃还没给喂饱,这么早就站在这里等着本王宠幸?可是明明是天亮上朝前才歇了风雨,怎么爱妃又想要了?」

  太子妃恼羞成怒,嗔道:「殿下,请自重。」

  「我的亲亲小达达呀,这里都没其它人了,自重给谁看呀?昨晚在帐里,爱妃怎么不要本王自重,却说还要还要?

  太子妃马上转过身,小粉拳捶向太子,正想说话,朱唇却又被太子封住,太子的大手也开始在丰满的身躯上游走。一只手伸进衣襟,抓住了那一只傲然挺立的椒乳轻轻搓揉着,轻轻捏着乳头,感觉由柔软变得坚硬。太子情动时,一把扯开碍事的衣裳,一口就含住雪白的乳房,轻轻舔弄。太子妃脸若朝霞,嘤咛道:「殿下,不要在这里,请回房,臣妾什么都依你。」

  太子却依然故我,不管不顾,一手继续往下,寻找那桃源洞口,手指轻轻得不紧不慢得揉搓着小豆豆。太子妃全身微微颤抖,口里连唤不要,小手却无法阻止大手的动作,忍不住轻吟出声:「殿下,不要……好爽呀……好爽呀……臣妾……妾……」

  太子感觉到那芳草萋萋处的湿润,决定要把心里的那团火释放出来,给这心爱的人儿极致的快乐。于是他把爱妃摁在柱子上,把下裳解开,引出已经挺立的巨龙,真插入花心深处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好大呀……妾受不了……太子慢慢来……」

  于是太子「听话」得慢慢来,用龙根研磨着内壁,太子妃更是受不了:「嗯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不要嘛……不要这样。」

  太子笑着说:「爱妃不要这样,却要哪样?是这样吗?」说完,太子狠狠捅了几下,捅得太子妃魂都没了,大声呻吟着,肆无忌惮得宣泄着快乐,再也不管周围是否有人偷窥。

  太子却突然把巨根一抽,笑道:「爱妃总说不要不要,那不要就是。」
  突然的空虚让太子妃难受得厉害,觉得下面仿佛有一大堆蚂蚁在爬着,痒得入骨。她只能开口求道:「殿下,臣妾错了,请太子处罚!」

  「爱妃何错之有,本王疼你还来不及呢。」说完就把巨龙一送,猛烈得抽插起来,大嘴同时封住栅桃小口,两手也揉搓着两边的巨乳……

  太子心里却在想:「雪儿,你为本王牺牲太多,有家不能回,有国不能归,本王这一世定会好好对你,不负如来不负卿!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我是万恶的分届线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京城的丞相府中,下人们忙着收拾箱笼,虽然只是十日,带的东西却很多,忙活到中午才能收拾完,午饭之后才能出发,这下车多人多,晚上定然是无法赶到护国寺了。众人只能在驿站休息一晚,明日才能启程继续前进。这边厢,花儿叶儿服侍已经疲惫不堪的大小姐睡下。

  在驿站附近一个小小的暗巷里,站了不少黑衣人,领头的看着天色,仿佛在等着什么,突然他冷声道:「时辰到!」然后所有的黑衣人默默朝着驿站进发。
  黑夜中的驿站宛若一头怪兽,张大嘴,在静静等着诸人的到来。

  黑衣人散开,一下子就包围了驿站。有一人来到独孤雪的房间,戳破窗纸上的一个小洞,通过小管子吹入了迷香。那领头的站在门口,感觉里面的人都睡熟了,就捂着湿巾,轻轻推开门进去。侍夜的丫头软倒在床头,幕帐低垂,看不清内里的情形。黑衣人首领悄悄走过去,打开帐子,掀开被子,警兆突现,可是为时已晚,被子下面空无一人,首领暗叫一声不好,就倒在了床上。

  耳边传来一阵轻笑:「我们千机宫的浮生醉无臭无味,闻者只能言语不能移动身体,堂主莫要挣扎了。」

  突然间眼前大放光明,却是刚刚在床头的丫头点上了蜡烛。那丫头样貌普通,眼睛却甚是清亮,仿佛夜间星光所聚,璀璨迷人。首领看着这双明目,竟然呆了片刻。丫头继续说:「听闻风雷堂的叶青叶堂主收了太子殿下的银子,欲坏独孤大小姐的清白,大小姐请我们千机宫出面力挽狂澜,也不过是小事一桩。但素来听闻叶堂主是江湖上有名的美男子,所以堂主莫怪小的,得罪了。」说完就扯下了首领的面巾,嘻笑的小丫头骤然间呼吸一顿,只觉得此人龙姿凤首,竟然眉目如画,清丽难言,万中无一的男生女相,只是那英气却让人一眼就看出并非女子。
  小丫头正欲说话,外面却突然传出紧急的敲门声,小丫头低声喝道:「进来!」从外面走来一小丫环,在她耳边轻言几句,小丫头点了点头,回头对堂主说:「现在本姑娘急着出门,等我回来再细细审问你。」

  说完小丫头就出去了,那小丫环拿绳子来把堂主绑得严严实实的,然而她一对上堂主的眼睛,脸竟然马上红了,头也不回得跑出去关上门。

  没过多久,门又给打开了,竟然是刚刚藏匿起来的黑衣人,见首领被绑,马上过来松绑,并连声请罪。叶青蒙上面巾,眉间冷若寒霜:「快去查,今日之事,到底是千机宫的哪个女人动的手。此仇不报非君子!」

  小丫头驾马飞奔,一路急驰惊起了不少飞鸟。到了一处林子,丫头纵身下马,从暗处走出一人,替丫头栓好马,施礼禀告:「拜见宫主,太子的驻扎大营就在前方,右使已经在前面恭候宫主。」

  丫头走到前面,有不少人伏在树丛中,见到丫头来,有一女子越众而出:「宫主,太子帐旁的守卫很少,正是探访的好时机。」

  「好,请右使带路。」

  在那女子的指引下,丫头来到了太子的大帐前,女子解决了几个守卫,掀起帘子,请丫头进帐,说时迟,拿时快,突然有一把剑指住了丫头的喉咙……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统计代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