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建议使用 谷歌 火狐 猎豹 夸克 浏览器 看视频更快捷,免屏蔽!
每日更新好看的影片在线视频

【我和女同事】(1.1-1.4)【作者:刘雁儿(就是爱咋)】

时间:2019-07-11 12:00:58 分类:都市言情
字数:900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第一章 第一节、羞展美文胸

  还没有进公司的门就听到公司里一片嘈杂的嚷嚷声,肯定是老总还没有回来了,这是常有的事,赶紧进去凑个热闹。进去才知道公司新进一批内衣样品,让大家看看,发表一下意见,准备和这个内衣品牌合作。

  一群人围在那里,这个说文胸好看,那个说内裤太透啦,又说谁谁穿了不好,衬不了胸白费了布料,那个反唇相讥说她像奶牛,嚷着试穿试用呢,像开了锅。
  我们公司是做妇女用品的,或许是小时候的女性情节,也或许老闆想要一个男性在这个女性堆里做个调节,全公司除了司机外,就是我一个男性了。

  在这个女性堆里,就好像贾宝玉在大观园里一样,有时候我也搞不清自己是男性还是女性,女人们的小气,争风吃醋,尖酸刻薄,还好有一个男性在中间调和一下,我到成了大家争夺的物件了,就像护士学校里的男生一样。

  我进去的时候看着她们拿着五彩花俏的内衣兴高采烈的议论着,拿着文胸在那里比划着,有些乾脆就穿在衬衣外面试,根本没有把我这个男性当回事,要是在别的单位有男同事在的情况下,绝对不会谈论女人内衣这样羞涩的话题,那里会当着男性在那里相互比划着,张扬着。

  啊慧见我进来叫我过去帮她把箱子搬到桌子上:「燕子,过来帮个忙。」
  我本来叫秋雁,可她们说叫燕子好听些,更贴近她们,有种宠物感,大雁太大了不温馨,就那样叫开了,反正也就是个符号罢了,没有叫你什么什么号码就不错了。

  阿慧今天穿了件低胸衫,一弯腰里面的东西都看到了。她们也没有把我当异性,在着装上谁也没有在意上面或下面走光啦什么的,在女人堆里待久了,我对这些现象也见多了,也就没在意,刚放好箱子。

  旁边的芳姨就说了,「燕子,你刚才看到什么了?」

  我摇摇头说:「刚才顾着搬东西的,没注意啊,发生什么事情啦?」

  「哎,你可白费了人家的一片心意了,人家专门穿了一件低胸衫,还专门假意叫你帮她搬东西,还恐怕你看不到里面,又弯了腰,就是媚着叫你看,人家自己蒸的紫葡萄加白麵馍馍你都不看一眼人家,多伤人家自尊心啊?」芳姨才说到这。

  雨婷在旁边说到:「什么白麵馍馍啊!面饼子吧。」

  阿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前,才知道刚才走了光,在公司里,她们平日里也没有把我当男性看,像这些小事情她们从来就不当一回事,别说漏出文胸这样的事情,连内裤露出了也没有人把我当异性办。

  阿慧这次却故作惊奇的说到:「啊呀!这可怎么办啊,人家的身子让你看去了,我可没脸见人啦,我不活了。」说完就趴到我肩上,搂着我扭捏起来。
  芳姨本来是争风吃醋的,这下反而亏了,叫道:「哎呀,真是没眼看了,哪来的骚蹄子,我赶紧去洗眼睛去。」

  阿慧得势不饶的说:「燕子啊,我的文胸好看吗?这可是公司的最新产品,花绣的特漂亮,还是手工绣的呢,你别看它厚,但很透气的,立体设计,穿上没有压迫感,不会有那种嘞的感觉,像广告上买的那样,『—穿了像没有穿一样』特舒服。」

  说着还拉拉胸前的衣服,让我看里面。做妇女用品的公司就是好,那些新产品总可以拿来试穿使用,否则怎么销售啊。

  阿慧这边正显摆着,那边雨婷走过来生气的伸出手来拉阿慧的衣服说:「让我看看,哎呀!里面都平平的没东西,就像我说的跟面饼子差不多,还是没有发的面做的,让人家燕子看啥呢?浪费了这么好的文胸,还不如给燕儿做窝算了,省的人家燕儿到处衔泥做窝,还不暖和。」

  一来一去的,我赶快把阿慧拉了出来,到外面售货机喝饮料去了,要不又吵起来啦,女人堆里那天不吵几次呢。

  一边走出来,后面还不住声的说着呢,阿慧还想回过头反激几句,我赶紧拉快几步。

  阿慧说我帮她搬东西要谢谢我,请我喝饮料,转身就到售货机边操作去了。
  我看到她的文胸扣有俩个扣没扣上,就扣了一个,好像就要掉了似的,也不文雅啊。

  就说道:「你看你,衣服呢么透明,文胸扣也不扣好,就一个扣着,掉了就好看啦,虽然说里面没有东西掉下来,但也影响白领阶层的形象啊,肯定又是急急忙忙起床赶着上班啦,咋说也是白领阶层,咋和打工妹一样呢。」

  阿慧转过头怒怒的楸了我一眼说:「怎么你也跟着她们嚼舌头说我胸小呢?好伤我的心啊!我还当你闺蜜呢!」

  我赶紧补充说到:「阿慧,天地良心啊,我可绝对没有这个意思,我的意思说里面不会有东西掉出来。」

  阿慧一边弄着售货机一边说:「掉什么下来?不就是笑话我把胸衬掉下来了吗?再说啦,你不见我忙着呢,还不帮我扣好,就知道看着笑话人家,咋学的和雨婷一样损我啊,人家说我太平公主,你也跟着说我吗?根本不当我是你闺蜜,活脱脱一个流氓,我算是看错你了,我要和你决裂。」

  像女孩子间这样的「狠话」你还不要当真,我也没想呢么多,就隔着衣服帮她把剩下的文胸扣扣上了。

  谁知道后面还站着雨婷呢,雨婷接过话就说到:「谁又跟谁学啊?我啥时候教人家一个大男人帮我扣文胸啦?诶呦,这一转身的功夫,这都摸上手啦,你们也不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,芳姨啊,我也要去洗眼了,你等等我哈。」

  阿慧刚拿了饮料转身要还嘴,我赶紧用身子挡在中间。

  雨婷一边跑开一边嚷道:「阿慧,还是摸摸自己的文胸扣扣好没有吧,怎么让一个大男人干那些事滴?人家一个童子咋会干这些事呢?」

  阿慧对着雨婷哼了一声,专门转过身去对我说:「燕子,看看你帮我扣好了吗?别到时候给她们笑话你的手艺不行,这可是你的尊严。」

  我表示了一个晕倒的姿势说:「这也成我的尊严啊?」

  我看了看阿慧的背后说:「放心吧,三个扣都扣好了,这样的事情都做不好你可真要和我决裂了。」

  阿慧有意扭捏我到:「燕子,看你扣文胸扣那么熟练,是不是帮别的女孩子扣过啊?」

  我瞪了一眼她说道:「我真的和你决裂了!」

           第一章 第二节、神秘的芳草地

  这天中午,我从外面回来,见公司只有阿慧,就问道:「要加班么?老闆给了多少加班费啊?分一点给我,让我帮你啊。」

  「咳!人不走运啥事都碰在一起,快下班了老闆叫我赶篇文章,叫了送餐的来,我起来接,又把脚拧了一下,还好不怎么疼,不过最可恨的是我闺蜜还要趁火打劫,本来就穷无分文的了,还要在讨饭的碗里抢食物。」

  阿慧一边打着文章,一边头都不抬的说着。这就是女人,总忘不了要忸怩一下。

  我打趣道:「你是看上人家送餐哥英俊了吧?头发昏才扭到脚的,要不是站起来接个速食都会扭到脚?是不是想扑到人家怀里啊?或者是送餐哥见公司上上下下没有人想非礼你,你誓死不从,跟他进行了顽强的搏斗,才把脚扭伤的,公司要颁发一个见义勇为奖给你。」

  阿慧还是头都不抬的说:「你真是我闺蜜,是真的!不过你猜错一半,哪个送餐哥确实英俊,我还扑了上去,可人家死活不干,还把我推开,扭头就跑了,这不才扭到脚了,不过我赚到一餐盒饭钱。」

  我趴到阿慧的肩膀上说道:「我晕死了,人家说我阿雁是作家,想不到这公司里还有比我更厉害的,真是真人不露相,露相不真人,高手在民间。」

  阿慧哼道:「你以为天底下就你一个男人啊?」

  我推了一下阿慧道:「哎呀!你好像从来没有当我男人啵。」

  阿慧抬眼做了一个亲亲的嘴型,而后继续打她的文章。

  我关切的说到:「公司有药箱里有按摩膏,我帮你按摩一下,我的手艺可是有祖传的。」

  说着拿来按摩膏,搬了个椅子放在她旁边,我坐在她对面,她一面敲打着键盘,一面毫不加思索的就把脚放在我椅子上。

  一般女性在公共场合抬起腿或叉开腿,都会把裙子压一压,遮住里面的部位别走光了,阿慧就当在自己家,就当我是她老公一样,毫不忌讳的把腿叉开抬高,展现在我的面前,是啊,哪个两公婆在家不是随随便便的,还怕走光不成?
  我帮她脱了袜子,在脚踝的地方擦上按摩膏,轻轻的揉了起来。

  阿慧今天穿了一条短裙,加上她把脚抬起来放在我的椅子上,里面那条天蓝色的透明内内都看的清清楚楚。上面飘着淡淡的黄花,半透明的丝质内内很是诱人。

  透过那层淡淡的烟雨朦胧,我像在观赏着某个大师的水墨画,像是一缕炊烟,又恰是瀑布,更好像是田野的芳草,蔓长在沟壑之间,有於春色展现在眼前。
  偶尔有一两片调皮的小草从旁边钻出来出来透气,仿佛是大师不经意间把毛笔挥出了纸边,这等的不经意更给画作填色不少,而这层烟雨隐隐约约的,往往比哪毫无遮掩的还吸引人的遐想和追寻,只可狠是哪草地边的泉眼,被双层的裆部遮盖的严严实实,更让人钩心。

  我一边揉着,一边癡癡的看着。但觉得我的下面那里有东西在动,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养的那个小家雀醒了,顾着看眼前绚丽的风景呢,不安分的在那里伸展着身姿。

  我低头一看,原来阿慧的脚趾在我那里挑逗着我的小家雀,本来望着她的哪幅水墨画,我的小家雀已经不安分守己了,现在又经她的脚趾的挑逗,更是激动不已。

  我不好意思的说:「阿慧,我帮你按摩呢,你的脚趾还在那里调皮乱动,挑逗我的小家雀,你也不管管。」

  阿慧笑着说:「没办法,这是协调运动,祖上遗传下来的,我的上面的手在动,下面的脚趾就不自主的协调运动起来,真是很烦的,我也不想的。」

  「那有这样协调的,分明是在调戏我好吧。」我说。

  阿慧反到:「阿燕,我就这这个毛病,是我天生下来的这个毛病,手一动,脚趾就要跟着动。」

  我没好气的说:「强词夺理。」

  阿慧脸红着说:「谁要你看我那里啊,我要是不动一动你,我可不亏大了,这样咱们两不亏,再加上我跟你的小宠物玩玩它也不寂寞啊!」

  我抢白道,「什么啊,你只是被人家看了看,什么也没有损失,还是主动让我看的,我是不想瞧的啊。你是手脚都动直接接触我损失可就大了,亏了关键地方。」

  阿慧转过脸:「你偷看人家那里,得了便宜还卖乖,按你的说法,你到女浴池看人家光溜溜的女人也不犯法啦?你到厕所偷窥也没有事啦?」

  我抢白到:「你叉开腿在我面前,又不是我故意的。」

  阿慧说:「什么叫君子非礼勿视。」

  我小声说道,「那我还是做小人吧。」

  阿慧得意的继续动着她的脚趾,我羞涩的说道:「你脚丫子别挑逗我的小家雀好吗?把我的小家雀挑逗的竖起脖子就麻烦了。」

  阿慧笑趴在键盘上说:「那有什么?不就支个帐篷把了。」

  说笑间也按摩完了,我拍打了一下阿慧的脚说道:「人家香港人叫这个是『鹹猪脚』,看来没有叫错,还是母猪的『鹹猪脚』。」

  阿慧说道:「你才是猪呢!我要是猪,你刚才还会偷看我哪里?你们男人就是哪个死德性,赚了便宜还在那里扮清高,又看又摸的,搞完了还说人家是『鹹猪脚』,真是该天煞的。」

  我狡辩到:「这是什么摸啊?天啊!我帮你按摩了臭脚丫子,没有得到一句好话,还要被这样冤枉,真的不和你好了!」
          第一章 第三节、小鸡鸡给她抓到了

  今天是七夕,晚上公司同事一起去K歌,我和啊慧搭档唱天仙配。一曲唱完,同事们就嚷着要我们配成对,立即在K房成婚。

  这个说要当证婚人,那个说要当司仪。不知道谁又找来台布当盖头,又去哪里找了一根绳子牵着,加上酒劲,乱成一团什么拜天地,夫妻对拜,把王经理找来当高堂。

  还真搞的似模似样的,两个人老公老婆的叫了起来,这或许这就是就是办公室恋情罢了。

  闹了一晚上,各自回家。

  第二天上班龚雪还要闹,还要我们讲昨天晚上的性经历,说没有闹洞房,给我们溜了。

  「天啊,昨天唱完K就各自回家了,那还有性经历啊!」我抢白的说。但那些人才不管呢,你一句她一问的闹着。

  芳姨问阿慧:「阿燕的小鸡吐出来的东西多吗?会不会自己找窝的?要是吐出来的东西少还是稀稀的,那个鸡娃子自己会找地方,那就不是童子鸡了!」
  雨婷跟着说:「看来还是芳姨有经验,过来人,阿慧,你真的谢谢人家芳姨,这可是轻易不传人的,要是阿燕不是童子鸡你可就惨啦,亏大了,你要请芳姨吃餐饭好好请教一下人家,当然听者有份的。」

  龚雪打断芳姨的话说到:「切!你们又难为人家阿慧了,阿燕的那东西都射到里面了,怎么知道是多是少?是稀是稠呢?」

  曼施故作惊讶的说:「你们?你们?没有戴套套的?」

  雨婷接过话来说:「什么啊!谁新婚之夜还要戴套套滴?」

  曼施打趣雨婷说到:「雨婷,看来你也是是过来人啦?平常装的不错哦。」
  雨婷追打着曼施,两个人扭在了一起。

  芳姨又说到:「阿慧啊,昨天晚上阿燕哪个小鸡鸡是不是自己会找地方的?还是你帮忙的?」

  雨婷插话道:「芳姨,难不到人家阿慧等不及拉阿燕的鸡娃子到自家窝里不行啊!」

  龚雪插话道:「哼,你们别整天帮阿慧啦,什么阿燕不是童子鸡阿慧就亏大了,谁保证阿慧就是童女啊?这年头童女只有去幼稚园去找啦!」

  芳姨神秘兮兮的望着龚雪说到:「哪看来龚雪你也不是那个啦?」

  雨婷本来就是阿慧的竞争对手,这次肯定不会放过机会。推开别人问我:「阿燕,芳姨说的对啊,昨天有没有见红啊?可别吃了亏还不知道啊,千万别做人家的接班人哦!」

  我假装不知的问:「什么是见红呢?屋里屋外不都挂着红的吗?」

  雨婷生气的说:「你真会装哦,早上起床,床单上阿慧有没有给你绣一朵小红花送给你啊?」

  我接过话说:「哦,早说啊!阿慧在床单上绣了好大一朵红花呢!」

  一帮人哄堂大笑起来雨婷醋意的说:「那是阿慧她大姨妈来闹洞房了吧!」
  还好有客户来才收场。

  快到中午了,王经理叫道:「阿慧和你老公把那两箱样品送到张老闆那里。」
  什么啊,这就成夫妻啦,闹了一场K,就算成了公司夫妻了。只好叫道:「娘子,咱们上街去了。」

  阿慧还有意扭着屁股显摆着走,到了门外,她突然说到:「哎,张老闆那里不是开了一个水上乐园吗?咱们趁机到哪里乐乐,还省100块钱一个人叻。」
  说着就跑回公司拿泳衣。

  过一会阿慧回来说道,「公司没有男装的,我们只经营女性用品。」

  我说:「男装便宜,到那里再买一个不就成了,就那一小块布,能贵到那里。」
  阿慧看着我下面说,「也是,就那么点东西,一点点布就能遮住了,省布省钱。」

  我生气的说到:「你才多大年龄啊,就知道人家那里的大小了,还不害羞啊。」
  阿慧笑到:「不是昨天成了婚啦么?咋不知道你的小家雀大小?」

  阿慧想了一下说:「我帮你拿了一件大码的比基尼泳衣,不要上面的文胸就行啦。」

  阿慧又回去帮我拿泳衣,过了一会拿了一件素色的大码比基尼泳衣出来,我比划了一下说:「看来可以,就怕前面那块布太小包不住我的鸡娃子。」

  阿慧笑着说:「泳裤有弹性的啦,再说你那鸡娃子能有多大?」

  我拍打着阿慧道:「你咋越来越坏的,一个闺女家这些都说的出口?」
  阿慧红着脸说:「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嘛,再说咱们昨天不是已经结婚了吗?」
  我拿着那条泳裤说:「那就谢谢娘子了,还好你拿了件素色的,要是那件大花的就麻烦了,我还真不敢穿。」

  阿慧说:「现在男人穿的比女人还花的大有人在,什么戴耳环,留长发,女孩反而兴短头发了,一下子你还真搞不清楚是男是女呢。」

  办完事,叫张老闆开了张条,我们就免费到乐园去玩水了。

  下到水里我才忐忑的告诉啊慧,我不会游泳。阿慧瞪大眼睛看着我,很惊奇,像看怪物一样。她说道,「天呀,现在居然有男孩子不会游泳的?不怕,只要你听我的,保证今天就学会。」

  我点点头,她说到,「你先学浮,就伸直手脚趴在水面,我用手托着你。」
  我依她说的,吸一口气趴在水面,她用两只手托着我的肚子,真的可以浮着,过了一会我起来高兴的望着她。

  又试了几次,我可以在她一个手的托扶下已经可以浮在水面了。我好高兴,她告诉我这是祖传的教学方法。一次次的练着,浮的时间越来越久啦。

  有一次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还是无意的,手托在了我的鸡窝那里,情绪一激动,呛了一口水,她把我扶起来,我趴在了她肩上喘气。

  她笑着问:「你突然摆动身体干什么?」

  我小小声说:「你摸到我那里了!」

  她还故意问:「摸到那里了,你怎么大反应,刚才用手托你半天了,也不见你有什么反应。」

  「得了便宜还卖乖,你是专门托在那里的。」我说道。

  她红着脸到:「怪不得摸上去软软的,可不像网上说的像一个大棍子,确实节省布,早知道捏一捏啦。」

  说完还用眼瞄瞄我下面:「看看有什么反应没有?」

  我用手把水扑到阿慧的脸上,阿慧在我耳边小声的说了句:「真是别有反应哦,我怕那块布保不住那鸡娃子滴。」

  我扑过去想把阿慧按在水里,谁知道阿慧机灵的一躲避,我反而滑到在水里了,还呛了一口水,阿慧赶紧把我扶着。

  无意中我的手摸在了阿慧的乳房上,阿慧脸一红推开了我说:「你好下贱啊,我看你跌倒在池子里,好心扶你一把,你却趁机揩我的油。」

            第一章 第四节、羞解衣裙

  中午快下班了,收到阿慧的微信,叫我中午等一下她。我抬头看,她就在旁边,说一下不就成啦,还神秘兮兮的发个微信,我沖她点点头。

  人都走了,我问阿慧:「啥事,这样神秘当面说一声不就行了吗?还要微微我,又帮电信做贡献了,看来电信你有股份的。」

  阿慧红着脸说:「这事你要绝对保密,要是她们知道了,我可要被笑死的,你是男人可不能像她们那样八卦。」

  我坚定的说:「放心吧,那有老公把老婆的隐私讲给别人听的。」

  阿慧说:「你陪我去趟医院。」

  我打趣道:「不是吧?刚结婚这才几天啊?就有啦?是不是我的?真像龚雪说的我就冤啦!」

  阿慧用手拧了我的手臂一下说道:「你就想的好,真想做梦娶媳妇呢?谁跟你结婚啦,单位里叫一声老公你就当真?」

  我逗趣的辩解道:「那天晚上不是结婚了吗?全公司的人都可以作证,还拜了天地的,你咋翻脸不认人呢?想悔婚啊?我可告诉你!要悔婚你可要赔偿我的感情损失费的哦。」

  阿慧羞羞的红着脸说:「不跟你说那些没有边际的疯话,跟你说正经话呢!我屁股上长了一个东西,可能是个疮,那么隐私的部位,去医院我有些害怕,怕医生会对我动手动脚的,要是需要贴东西,你还要帮我的忙,那里我看不到。哪。我可是告诉你了,要是你给说出去了,你就死!」

  「哪咱们走吧,趁现在没人,医院里估计现在也少人。」我说道。

  到了医院,外科只有值班的医生,还是个男的,在门外犹豫了半天还是进去了,那个医生问看什么病,那里不舒服?阿慧诺诺的说:「我屁股上好像长了个疮。」

  医生看看我说:「你是干啥的?」

  我告诉医生:「我是她老公,陪她来的。」还好说是阿慧的老公,要不是就给医生赶出来了。

  医生叫:「脱了衣服看看。」

  阿慧犹豫了一下,把裙子掀起来,把内内脱了给医生看,医生看了一下说:「没有事,长了个疮,开点药膏回去擦擦,过两天就好了。」

  医生连手都没有摸阿慧一下,更不像阿慧想像的那样动手动脚啦,或者有我这个「老公」在场呢。

  出了诊室,阿慧说我:「人家脱裤子,你还站在旁边,你知道羞字是咋写的吗?你妈没有教你啊?老师没有教你啊?怎么偷看女人的屁股呢?你真当自己是我老公啦?」

  我打断她的不停的数落:「阿慧,是你叫我来医院陪你看屁股的,还好我在旁边说是你老公,要不是那个医生肯定会对你动手动脚的,你还不谢谢我,再说啦,我是你老公,哪有老公偷看老婆屁股的?告到法院都没有人信啦。只可惜刚才位置没有站好,只看了一点点屁股,亏了,早知道这样被你数落我真不装君子了,真要前后看个真切就好了!」

  阿慧生气的追打着我嚷道:「谁是你老婆啊,你想的美,谁说嫁给你啦!」
  拿了药膏回到她出租屋,真好笑,一场公司夫妻,居然我还不知道她住的地方是怎样的。这就是公司夫妻,只是办公室的人乐乐而已,别当真。不过也有真心真意的,也有后来真的结婚的,已有里外情谊都诚真的。还好出租屋里没人,时间又快到上班时间了,进到屋里,我就说到:「快把内内脱了,擦药吧!」
  阿慧笑着说:「你真当你是我老公啊,想趁机看我那里啊!」

  我气着说:「我还不想看呢,俺乡下人说,看了女人的屁股要洗眼的。」
  阿慧也没继续说话,掀起裙子翘起屁股,把内内拨到屁股沟里,露出了半拉屁股。今天啊慧穿了件灰灰色,看上去一点也不性感的内裤,真搞不明白一个女孩子穿的内内咋这样老土。

  我赶快把药膏涂到疮上,又用手指揉了揉,这可是我第一次直接用手接触女性的屁股,下面一股兴奋涌了出来。

  阿慧没有动,只是说到:「阿燕,你咋动手动脚滴?人家医生都没有动手动脚,叫你帮手擦药,你趁机摸我的屁股。」

  我生气的说道:「你不知道擦药要按摩一下促进药物吸收的?帮你擦药不谢谢我,还要这样冤枉我,早知道不来了,你要还我清白。」

  阿慧羞羞的说:「得了便宜还卖乖,看了人家女孩子的屁股,还动手摸人家还要说这样的话。」

  我没有理会她,又把纱布盖上粘上胶布。搞妥了,又轻轻帮她把内内拉回原来的位置盖住纱布。才注意到内内的底部边缘露出一些毛毛,很是神秘,不禁停住了手。

  她见我不动,回过头癡癡的看我望着她的屁股,她站起身,整好衣裙,温怒的用手拍拍我的脸:「你好坏啊,可不要给公司的人说啊,给她们一个人说,就等於给公司所有人知道了,所以我让你来,就是这个原因,要是公司的人明天知道了,就肯定是你说出去的了,明天上班前你还要来帮我贴一次。」

  我这才回过神来,脸一下大红了一下。

  阿慧红着脸羞怒的说:「你刚才看了我啦,人家一个大姑娘可是亏了。」
  我低头说到:「哪你说咋办?我请你吃饭啦?」

  阿慧羞红的脸意外的说了一句:「我要看回你补回来,要不是就亏了,我才不稀罕吃你的饭呢。」

  我惊讶的望着她,想不到阿慧会说出这样的话,就好像有一幅两个小孩子拉开裤子相互看的情景。

  阿慧见我红着脸呆呆的站在那里就说:「有脸看我的,没胆给我看啊?」
  我害羞但又淫淫的解开裤子,拉开内裤给阿慧看那个自家养的鸡娃子,刚才帮阿慧擦药下面已经兴奋了,现在又第一次露出来展示在异性面前,更加兴奋。
  阿慧羞涩的看了一眼就转身道:「你好坏,怎么把那见不得光的地方给我一个女孩子看。」

  我一边扣裤子一边说:「这才叫得了便宜还卖乖,刚才你死皮赖脸的要看我的鸡娃子,看完了又说这样的风凉话。」

  阿慧说道:「不跟你说这些下流的话,赶紧回公司吧,迟到了咱们两个都要被扣奖金,还要被公司的人笑话。」

  在路上阿慧小声给我说到:「你那里和上次在游泳池差远啦,一下子大了很多。」

  我瞪着她说:「你一个女孩子说这样的话,羞不羞啊。」

  阿慧哼了一声:「早知道刚才摸一下,亏了,你刚才就摸了我,我才看了你一眼。」

  我不禁追打起来她,好快也就回到公司,还好没有迟到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9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统计代码